检测仪器
“拒执罪”几成摆设 治罪“老赖”为何趑趄不前
发布日期:2021-11-24 03:11   来源:未知   阅读:

  “拒执罪”是克服执行难这一痼疾的“利剑”,但因“裁决门槛过高”、“诉讼程序矛盾”等重重原因,这一“利剑”现在却极少出鞘——

  “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是1997年《刑法》修改中完善的罪名。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近年来我市大部分基层法院鲜有拒执罪获刑的案例——要么只有寥寥几起,要么至今没有宣判的案例。此外,青岛市中院至今也没有宣判“拒执罪”的案例。

  其实,这一现象非为我市所特有,在全国亦带有很强的普遍性,“拒执罪”条款利用率低成为了各地法院不容回避的事实——记者了解到,在全国不少地方也是在近期才出现犯“拒执罪”而获实刑的案例。据媒体报道,截至2007年下半年北京法院属于清理范围的执行积案就达42576件,涉及标的额高达250余亿元,但是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同期北京仅有两例因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而受到刑事处罚的案例。

  即墨市法院是在我省率先执行“拒执罪”的基层法院,从2006年起就开展了以“拒执罪”促进执行工作的有益尝试。该院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两年多来,即墨法院共办理27起“拒执罪”案件,线起,这一数字虽“少”但确在我市各级法院中“排第一”。这位负责人坦言,用“拒执罪”大多是用其“震慑的作用”。

  这位负责人告诉记者,因为对“拒执罪”一些规定比较模糊,因此他们不得不坚持了较高的门槛——“拒执罪”必须同时具备三个条件,一是有拒不履行判决、裁定的直接故意,有能力履行而拒不执行;二是客观上采取了变卖、赠予、转移财产等行为,严重侵犯了司法机关的正常活动,造成生效的判决、裁定无法履行;三是在采取拘留措施后被执行人仍拒不履行的执行判决。

  多年来,“执行难”是人民法院执行工作面临的突出问题,被执行人拒不履行法院判决已经成为一大社会公害,其中被执行人恶意逃避执行是一个重要方面。有的被执行人有能力履行债务,但千方百计造成“无财产可供执行”的假象;有的被执行人擅自转移被法院查封的财产,造成法院无法执行。市中院执行局一法官表示,“拒执罪是法院威慑机制中最为严厉的一种惩罚措施,它的适用情况直接影响着‘执行难’问题的解决。”

  据有关专家表示,“拒执罪”始见于我国1979年刑法,在其后最高法院又陆续作出了若干相关司法解释。10多年来“拒执罪”成了《刑法》中利用率最低的条款之一。这个“拒执罪”规定在不少地方成为了“摆设”。“拒执罪”是克服执行难这一痼疾的“利剑”,但为何这一“利剑”现在却难以出鞘?

  “拒执罪”判例为何少?市中院执行局法官告诉记者有两大原因:首先是司法实践中对这类案例的犯罪条件要求比较高。条件包括采取隐匿、转移、毁损财产的方式,拒不履行法院判决或者裁定,或者暴力抗拒法院执行,并造成严重后果。“多大的后果是严重后果,这没有具体的量化,具体执行起来有困难。”

  此外,在程序上也有不完善之处。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属于公诉案件,一般程序应该是法院将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的案件移交给有侦查权的公安机关进行侦查,认为构成犯罪的再移交检察院起诉。这就存在一个矛盾,法院既是审判机构,又是向公安机关移交案件的机构,法院在程序上的这种“既是教练员又是运动员”的双重身份违反了审判的相关法律。所以少有“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案例。

  “拒执罪判得少可能导致‘执行难’的恶性循环。”有关法学专家曾撰文表示,拒执罪判得少,甚至有罪不判,会使“老赖”恶意逃债的成本降低,加剧了“执行难”的情况。

  对于“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成为“摆设”的现状,一司法界人士建议:“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是妨碍司法罪中最为常见的一种特殊犯罪,极大地影响了司法权威。因此,最高人民法院应尽快完善诉讼程序,各级人民法院也应加大对拒不执行“裁判罪”的打击力度,真正树立起人民司法的权威,让拿到法院生效判决的案件当事人真正感受到法律的公正和效率。

  被执行人低价转让财产的行为将被追究拒执罪,围困执行人员、撕毁执行人员衣服可构成妨害公务罪。针对执行难问题,去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公安部联合下发了文件,明确八种抗拒执行的行为将被追究刑事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联合下发了《关于依法严肃查处拒不执行判决、裁定和暴力抗拒法院执行犯罪行为有关问题的通知》。针对在人民法院强制执行生效法律文书过程中,一些地方单位、企业和个人拒不执行或以暴力手段抗拒执行的情况,规定了五种行为将被追究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

  被执行人隐藏、转移、故意毁损财产或者无偿转让财产、以明显不合理的低价转让财产,致使判决、裁定无法执行的;担保人或者被执行人隐藏、转移、故意毁损或者转让已向人民法院提供担保的财产,致使判决、裁定无法执行的;协助执行义务人接到人民法院协助执行通知书后,拒不协助执行,致使判决、裁定无法执行的;被执行人、担保人、协助执行义务人与国家机关工作人员通谋,利用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职权妨害执行,致使判决、裁定无法执行的;其他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的情形。

  此外,三种涉嫌妨害公务罪的抗法行为是聚众哄闹、冲击执行现场,围困、扣押、殴打执行人员,致使执行工作无法进行的;毁损、抢夺执行案件材料、执行公务车辆和其他执行器械、执行人员服装以及执行公务证件,造成严重后果的;其他以暴力、威胁方法妨害或者抗拒执行,致使执行工作无法进行的。

  该文件还进一步明确了案件的管辖以及公、检、法三机关之间在打击此类犯罪过程中相互协作和制约的关系。通知规定,“法院在执行判决、裁定过程中,对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情节严重的人,可以先行司法拘留;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的行为人涉嫌犯罪的,应当将案件依法移送行为发生地的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通知明确规定:“人民法院认为公安机关应当立案侦查而不立案侦查的,可提请人民检察院予以监督。人民检察院认为需要立案侦查的,应当要求公安机关说明不立案的理由。人民检察院认为公安机关不立案理由不能成立的,应当通知公安机关立案,公安机关接到通知后应当立案。”

  通知还规定:“公安机关侦查终结后移送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的拒不执行判决、裁定和妨害公务的案件,人民检察院决定不起诉,公安机关认为不起诉决定有错误的,可以要求复议;如果意见不被接受,可以向上一级人民检察院提请复核。”更多>>

仪器网是专业仪器设备行业门户网站,实验室仪器导购评测平台;为仪器用户提供分析仪器,实验室仪器,检测仪器,测量仪器,生命科学仪器,环境监测仪器,物性测试仪器,化工仪器等海量选购产品;汇集了大量仪器企业,仪器招标,仪器求购,仪器展会以及仪器新闻信息.获取仪器资讯,尽在仪器网一站式仪器服务平台.